目录
您目前所在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新闻中心
新能源车:慎抄公募“作业”
作者:浙江体彩网    发布日期:2020-11-14 10:09


  发展规划(2021- 2035年)》(下称“《规划》”)。受此消息刺激,中证新能源汽车产业指数(930997.CSI,下称“新能源车指数”)当日飙涨4.11%,

  2019年12月3日,工信部发布上述《规划》的《征求意见稿》之后,新能源车指数曾在两个月内(2019年12月3日至2020年2月2日)上涨28.10%,同期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及创业板指的涨幅分别为3.50%、11.21%和15.46%。

  自《征求意见稿》发布,至《规划》正式印发,在11个月的时间里,新能源车指数的涨幅已经达到88.06%,不止大幅领先上证指数与深证成指(分别为12.15%及39.72%),也同样笑傲表现已经非常不俗的创业板指(同期涨幅62.22%)。

  不过,即便趋势如此,一般投资者想要在这个过程中获取可观的收益并不简单。机构有意无意布下的一些迷障——比如持仓变动——是一般投资者需要谨慎应对的挑战之一。

  截至上半年末,在新能源车指数的52只成分股中,被公募重仓(所持股份占到上市公司流通股5%以上,下同)的有36只,而到了三季度末已降至23只。而且,在23只重仓股中,有22只存在不同程度的减持,减持幅度最大的是新宙邦,公募持仓占流通股的比例由上半年末的49.47%降至24.22%,亦即下降了25.26个百分点;在其余21只中,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的有7只,超过5个百分点的有13只。

  但是,一般投资者如果“照抄作业”,则可能错失一段行情。因为进入第四季度后,新能源车指数不跌反涨,截至11月3日的涨幅已经达到17.84%;上面提到的,同期涨幅更是达到38.37%。同期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及创业板指的涨幅分别只有1.65%、5.21%和6.59%。

  另外,一般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,新能源车指数成分股12月14日将进行一次调整,其中既有机会,亦有风险。

  上述《规划》包括发展趋势、总体部署、提高技术创新能力、构建新型产业生态、推动产业融合发展、完善基础设施体、深化开放合作及保障措施等共八章二十七节。

  从内容上看,《规划》与《征求意见稿》的不同之处,主要在第二章(即“总体部署”)第三节(即“发展愿景”)、第三章(即“提高技术创新能力”)第一节(即“深化‘三纵三横’研发布局”),及第八章(即“保障措施”)第二节(即“健全政策法规体系”)。

  在“发展愿景”方面,《征求意见稿》提出的具体目标是,到2025年,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25%左右,智能网联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30%;《规划》则将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目标下调至20%,并且取消了后一项指标。

  在“深化‘三纵三横’研发布局”方面,《征求意见稿》提出的具体目标是,到2025年,纯电动乘用车新车平均电耗降至12千瓦时/百公里,插电式混合动力(含增程式)乘用车新车平均油耗降至2升/百公里。《规划》保留了前一项,并将其调至“发展愿景”章节,同时取消了后一项指标。

  在“健全政策法规体系”方面,《征求意见稿》提出的具体目标是,2021年起,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、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公共领域新增或更新用车100%使用新能源汽车。《规划》将这一指标下调至80%,明确公共领域汽车主要包括公交、出租、物流配送等车辆。

  对于《规划》将上述具体指标下调的做法,川财证券认为“更符合实际”。尽管新能源车的销量占比目标下调至20%,“考虑到2020年前三季度不到5%的销量渗透率,2021-2025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年均符合增速仍然将高达30%以上,行业高速发展无虞,但目标更切实际。”

  在公共领域使用新能源汽车占比方面,尽管《规划》将目标由100%降至80%,但是,“考虑到部分公共领域短期内仍难以完全实现电动化,80%的新增车辆自动化比例目标符合实际”。

  长达五年甚至十五年的产业规划的讨论与出台,无疑会深刻影响到资本市场的预期,从而影响到投资者的资产配置。

  例如,2019年12月3日,上述《征求意见稿》发布之后,新能源车指数迅速飙升,截至年底涨幅达到15.66%,同期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及创业板指的涨幅分别为6.06%、8.60%和7.70%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三季度末,在新能源车指数的52只成分股中,有46只被公募持有,有14只被公募重仓,至年底已分别增至52只和30只。公募持仓占流通股的比例超过10%的成分股,也从三季度末的7只增至年底的21只。

  截至2019年年底,公募持仓占比最高的三只股票分别是、寒锐钴业和科达利,分别为34.34%、32.93%和27.36%,较三季度末分别增加了18.63个、15.39个和13.45个百分点。

  数据显示,2020年一季度末,在新能源车指数的52只成分股中,被公募持有的数量又降回46只,被公募重仓的数量则降至25只,公募持仓占比超过10%的则降至11只。前面提到的三只股票,即新宙邦、利,公募持仓占比分别降至20.71%、6.46%和19.38%,与年初相比分别减少了13.63个、26.46个和7.98个百分点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新能源车指数下跌了6.37%,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及创业板指的涨幅分别为-9.83%、-4.49%和4.10%。

  进入2020年二季度,公募持仓又大幅增加。截至上半年末,在新能源车指数的52只成分股中,又是52只全部被公募持有,被公募重仓的增至36只,公募持仓占比超过10%的增至22只。同期新宙邦、利的公募持仓占比分别为49.47%、14.37%和33.82%,分别增加了28.76个、7.91个和14.44个百分点。

  到了三季度,公募又有所减仓。在新能源车指数的52只成分股中,被公募持有的降至47只,被重仓的降至23只,持仓占比超过10%的降至14只,同期新宙邦、寒锐钴业和科达利的公募持仓占比分别为24.22%、4.33%和16.53%,分别减少了25.26个、10.04个和17.30个百分点。

  上述数据皆来自Wind,尽管在统计学上可能存在某种程度的疏漏,但它仍能说明,虽然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行业前景确定性比较高,公募持仓却并非如某些投资者所期待的那样践行所谓价值投资原则,一经买入,即持仓不动,静待股价被价值召唤,而是随着大小环境及估值与流动性的变化频繁变动。所谓“照抄作业”,无疑是刻舟求剑之举。

  例如,当投资者看到公募在2019年第四季度大举加仓,“照抄作业”,可能就会在2020年一季度被小小地“割”一把“韭菜”;看到公募在一季度大幅减仓,又“照抄作业”,可能又会错过新能源车指数二季度28.24%的涨幅。

  例如,当公募所持天齐锂业占后者流通股的比例由年初的9.60%降至一季度末的4.22%时,社保基金却由0.56%增至0.92%,陆股通则由1.86%增至2.70%。当公募所持宁德时代占后者流通股比例由上半年末的15.88%降至13.40%时,陆股通则由7.62%增至9.21%。

  对投资者来说,幸运的是,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成长性已经开始在财务数据上得到确认。

  例如,在2020年前三季度,尽管受到疫情影响,新能源车指数52只成分股的营业收入总计仍达到4882.26亿元,同比增长4.99%;归母净利润(总计196.85亿元)虽然下滑了14.57%,经营现金流净额(总计616.02亿元)却增长了167.36%。

  不过,新能源车指数的涨幅是否已经透支,或者已在多大程度上透支了这种成长性,还需要投资者自行判断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根据新能源车指数的《编制方法》,2020年12月14日,其成分股将进行一次调整,其中既有机会,亦有风险。

  目前跟踪这只指数的指数基金共有3只,截至三季度末的资产净值合计61.12亿元。

浙江体彩网

豫ICP备11029088号-1 浙江体彩网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
2017(C) 版权所有:浙江体彩网